案例一:深圳某食品检测第三方反馈:按照《GB 5009.22-2016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黄曲霉毒素B族和G 族的测定》中第二法柱前衍生法测黄曲霉毒素B1,仪器怎么不出峰?

经逗点生物技术人员与客户沟通,发现客户完全参照了国标的前处理方法和色谱条件。

我们建议:首先,要确保加入的衍生试剂足量,因为三氟乙酸挥发性强,放置时间久会对黄曲霉毒素B1的衍生化效果有影响;其次,个别仪器流动相设置等度程序也会出现黄曲霉毒素B1不出峰的现象。客户根据逗点生物的建议,排除了三氟乙酸的影响,再调整梯度程序进行洗脱,问题解决。

案例二:广州某第三方反馈:使用Copure®免疫亲和柱测赭曲霉毒素A,回收率超过120%。

经与客户沟通,发现客户上机时,使用的溶剂与流动相不同,问题可能来自于基质效应。客户根据逗点生物的建议,采用初始流动相复溶上机,问题解决。

案例三:深圳某检测机构反馈:使用Copure®呕吐毒素免疫亲和柱,做空白加标,回收率几乎为0。

经与客户沟通,发现客户配制呕吐毒素标液时未使用流动相,而是使用了浓度较高的甲醇溶液,过高的甲醇浓度破坏了抗原和抗体的结合,导致无回收。客户根据逗点生物的建议,使用流动相配制标液重新过柱,问题解决。

根据逗点生物的经验,一般呕吐毒素上柱时,要求溶液中甲醇的浓度不宜超过5%,黄曲霉毒素B1和总量等甲醇浓度不能高于25%。

案例四:东莞某检测机构咨询:使用Copure®免疫亲和柱测黄曲霉毒素总量,用2 mL甲醇洗脱,抽干与不抽干回收率差异很大,是什么原因?为何固相萃取柱使用时很少抽干,免疫亲和柱却要抽干?

固相萃取方法在洗脱时,洗脱液用量通常为2-5倍的柱床体积,试剂用量比较大,洗脱比较充分。而免疫亲和柱的洗脱液用量一般比较小,如果不抽干的话,会有部分洗脱液残留在柱内,不能全部流出,导致回收率变低。另外,洗脱过程的流速也需要控制,一般建议1滴/秒。

案例五:广东省某第三方咨询:使用免疫亲和时,柱内的缓冲液是否需要排出?过柱过程中为何要控制流速?

柱内缓冲液是否提前排出对检测结果影响不大。我们建议,不必排出柱内的缓冲液,将提取液直接上柱即可。

速度过快可能导致检测结果偏低,因此,上柱、洗脱过程的流速建议控制在1滴/秒,淋洗过程流速控制在1-2滴/秒。

相关产品

关于逗点

深圳逗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(Biocomma Limited)成立于2006年,已形成多孔塑料、分离材料两大技术平台,是过滤、样品前处理、核酸合成和核酸纯化等产品的领先制造商。公司已通过ISO9001:2015质量体系认证,被评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深圳市高新技术企业,拥有一个过滤器材厂、两个洁净装配车间和一个研发中心,提供1500多种产品。十年来,逗点已服务4000多个客户,并为全球数十个知名品牌提供OEM和定制服务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